您好,欢迎光临陕西某某伟业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网站!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铭人在线咨询热线:
029-87375858
栏目导航
训练项目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7375858
电话:15319958588
咨询微信:admin-2016
地址:西安市莲湖区西大街宏府安定广场58号楼5858室
当前位置:主页 > 训练项目 >
?”“我不想后悔一辈子。”“考上985211还去当兵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3-16

  筚路蓝缕,一路走来,中国已经从当初那个战乱纷飞的年代发展到如今和平繁荣的时期。饮水思源,回首往事,当年那一群意气风发、满腔热血的革命志士依然感召指引着我们。

  心忧天下的南大人,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与捍卫祖国的军队牢牢地连在了一起。

  1944年,中国需要组建派往缅甸、印度作战的远征军,这支军队需要掌握现代武器,并适应新式战术,兵员必须是具有一定知识的青年。为此,政府向学生们发出了“十万知识青年从军”的号召,“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学生十万兵”的口号响彻校园。当时的金陵大学,学生们“或为远征健儿而深入印度,或为狙击侵略者而南下黔边,或为飞美洲受训准备作天上英雄。”

  根据校刊记载,金陵大学派出了31位同学,为同时出征的4所大学中,从军青年总数最多的一所。时任金陵大学校长陈裕光的夫人参加了送行仪式,赠予每人一枚三色的小纪念章。

  “别了,当然在感情上有些惆怅,但是在心的深处仿佛能听到彼此的跳动,离别并非隔离,相反的,我们更是拉近了,我想总会有那么一天,我们带着胜利的第一笔,出现在怀着渴望心情的你们的面前,到那时再来追溯起今天,不但不是离别,而更是我们互相热烈团结的开头呢!”

  南京解放以后,为吸引知识分子参加革命工作和配合第二野战军进军西南,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开始筹建。中央大学共有349人被批准参加西南服务团,占报名人数的三分之一,其中助教6人、职员5人、学生338人;金陵大学则有20多位同学被批准参加西南服务团,组成“金陵大学服务队”,随军南下,参加解放大西南的战斗。他们随着人民解放军的南下部队,跋山涉水,挺进大西南,以自己的青春和热血为解放和建设大西南作出了不朽的贡献,有的人甚至在严酷的剿匪斗争中壮烈牺牲,为新生的共和国奉献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韦慧晓,2000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大气科学系。她曾赴西藏支教、到北京当奥运会志愿者,走出了一条充满了精彩的人生之路。支教和做志愿者一样,韦慧晓希望能够投身到一项神圣的事业中,参军就是这样的一件事。

  为了穿上军装,她开始进行有计划的体能训练,从每天跑四五公里,渐渐增加十公里。2010年10月底,她给海军首长寄出了一封厚厚的自荐信,表达了她想成为一名现役军人的愿望。正是这封信开启了韦慧晓的从军之路。

  经过不断的努力,2012年10月,韦慧晓被任命为航海部副航海长,成为航母上第一位女副部门长。2015年,她通过了独立操纵考核,成为中国海军第一位女副舰长。现在,担任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郑州舰实习舰长的韦慧晓即将迎来舰长全训考核,她距离成为中国海军首位女舰长只有一步之遥。

  “如果你从来不曾自律过,从来没想过牺牲奉献,那你从来就没成为真正的军人。”

  每周固定的队列和体能训练,严格的规章制度,操场上嘹亮的口号,泥泞地里咬牙的坚持,他们的大学时光浸透着汗水带来的别样滋味。

  尽管很辛苦,尽管很疲惫,但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因为他们知道,想要担起保卫祖国的大任,就必须砺练出必备的素养——“要严格按照部队要求,有较高的军事素质,遵守部队条令条例”。

  如今,南大的国防生仍旧在操场上奔跑,他们也将带着南大人薪火相传的热血与担当,伴随着祖国走向更远的未来。

  “虽然平常累一点苦一点,但是有很强的自豪感、荣誉感和责任感——这四年无怨无悔。”

  如今,中华民族的发展翻开了崭新的篇章,人民军队也走进了新的历史时期。未来,它会变得更现代,更强大,而人民军队那颗为国为民的心也会始终如一。

  在新的征途上,南大人也会继续为实现中华民族的强军梦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不过,今天,让我们先从第一件事做起吧——向我们最可爱的军人们,致以最真诚的祝福:建军节快乐!

  鲁佳斌,14级人文与社会发展学院学生。2015年加入71901部队,期间在北京陆军航空兵学院学习,2017年退役。今年九月升入大三。

  这是鲁佳斌退伍的第328天,一个多月前,和他同届的学生已经毕业。目送曾经的同学离开,是每个退伍大学生必经的过程。

  鲁佳斌的兵种是陆军航空兵。新兵营结束后,部队挑选文化素质较好的士兵到北京参加为期四个月集训,他的任务是维护国产直九直升机电气设备,这是一种比较老的机型,平时他的工作是按照操作规程对电路进行检查。入伍的时候,自以为吃点苦没什么,但真正身处其中,却有难以忍受的艰辛。

  入伍的第一个夏天对于他来说最为难熬,不仅没有空调,每天还要干农活,夜里只能用冷水冲澡。

  但军旅生活有艰苦的训练,也有生活的乐趣。北方的夏天经常下雨,当时部队驻扎在一个派出所中。他们在派出所附近种了很多草莓,可是还没等成熟,草莓早早被吃光了。后来大家学聪明了,种葡萄的时候还没等葡萄变紫,就把葡萄吃完了。

  刚入伍的时候,是不允许使用手机的,好在电子阅读器Kindle是允许携带,他每天坚持读书。借调到机关以后,他开始有机会接触互联网,而不是处于失联状态。允许士兵使用手机是在17年,在周三、周五的晚上以及周末,士兵们可以使用智能手机与外界交流。

  很多人会问,这样会不会无意中暴露了我军机密呢?实际上,每个士兵的手机中必须安装名为“绿色军营”的监控软件,在鲁佳斌所在的部队中,也不能使用使用苹果、黑莓、三星三个牌子的手机。

  单位安装WIFI以后的网速很快可以玩玩智能手机,但是义务兵没有假期,即便有智能手机可以玩,鲁佳斌还是挺想家的。

  与鲁佳斌聊天时,小编以为身为陆军航空兵的他应该会对开飞机更感兴趣,但他却说,最想进的还是炊事班,可以学到一些技能。

  离退伍的日子越近,他和很多人一样,并没有带着即将归乡的喜悦,而是越发害怕,充满对未知的恐惧。这就好比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突然有一天,有人和你讲,命令下来了,鲁佳斌你把东西收拾收拾,后天就可以回家了。

  徐依科,12级植物保护学院学生,14年加入77223部队,曾为南部战区14集团军装甲旅专业坦克炮手。今年6月毕业。

  对他而言,部队的生活和影视剧里的热血澎湃,总有一定的差距。军旅生活里,并不总是有大事发生,更多的是琐碎、疲劳、折磨人的训练。

  他总向大家这么介绍当年的自己,“装甲坦克兵主炮手,主要工作是开坦克、打炮,偶尔也修修坦克。”事实是,叱咤沙场、纵横千里、万炮齐发、黄沙漫天的“绚烂”场面几乎从未出现过,每天的任务是擦车、瞄靶、背假弹跑个几公里。真的有机会打一次真的“炮”,也要提前三个月准备,还要拿着拖把刷炮膛,刷得浑身是油。

  三年前,他跟着部队参加了自己军绿生涯的第一次野外驻训,亲眼目睹坦克转运的过程。而要在大车中装载坦克,便要使坦克履带行驶在平板上,进而驶入大车中。

  偌大的坦克在平板上移动,犹如在刀尖上行走,履带和平板之间的距离必须精确到毫米,枕木也必须死死抵住履带,有一个环节出现差错,都有可能造成“翻车”事故,而驾驶员要坐在没有空调,宛如烤箱一般的驾驶室中,控制坦克的行进方向。

  对他而言,当兵对自己最大的影响不是跑的有多快、打得有多准、力气有多大,而是在人际关系、上下沟通、协调内外上有更佳的处理方式。

  军队是一个巨大的熔炉,和他一样的热血青年性格万千,有的桀骜不驯、有的霸道横秋、有的内向懦弱、有的调皮捣蛋,而最后退伍时都会变成一个有灵魂、有血性、有修养、有道德的合格军人。这对一个人来说是一个很积极地改变,它会改变你很多曾经自以为正确的想法。

  即便军旅生活中有几次,主炮手徐依科有机会对着目标打一炮,但是让他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野外拉练——连续12天负重20公斤徒步行军600公里,日均50公里40000步,海拔落差1000米,在生不如死的绝望中靠着惯性前进,而那种爬到山顶想纵身一跃解脱的快感他再也没有勇气再体会一遍。那时候形容路途多远用的是从一朵云走到另一朵云。直到今天,他还记得某一座山的名字——杀猪山。

  很多人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时隔两年,徐依科依然觉得当兵是个无需纠结的决定。他说:“你若不想去没人可以拉你去,但你若有那一点点的想法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去吧,因为没去的多半会后悔。”

  徐沐春,16级人文与社会发展学院学生,17年加入73181部队,专业特种兵,19年退役上大二。

  认识徐沐春的时候是为了一次外景采访寻找主持人,这位极具表现力的人文院表演班男生在第一次向小编透露说要去参军的时候,其实他特别犹豫,他身边信任的朋友几乎都能感受到他的不安。

  很多人都特别好奇,如果真的入伍了之后,在部队里的训练都会上山下海,无孔不入?

  徐沐春是特种兵,他说:“电视里演过的特种兵应该有的技术,对他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部队生活只会比自己想象得更加苦、更加累、更加枯燥无味,但也因此感到充实,每天累到不想说话。”

  之前听说进了部队会有收手机的规定,但其实在遵守使用规定的情况下,每个礼拜都能使用两三次自己的手机,用于跟亲朋好友联系。随着越来越适应部队秩序化的生活,徐沐春变得不像曾经在学校那样过度依赖电子类产品,也不像校园生活宠溺得自己当初镁光灯下如鱼得水,他变得内敛,学会了许多在外面学不到的东西。

  徐沐春不仅提高了身体素质,还学到了许多自己曾经想都不敢想的技能,比如:爬水管、滑降落窗、格斗、徒手爬大绳等等。对于他来说,入伍就是给自己不断制造挑战,很多事情如果不去实践,永远不知道自己的能力会比自己以为得强大,能够轻易达成的事情,根本不能被称之为挑战,如果失败了,自己做得不够好,跌倒了,姿势也会非常豪迈!

  “既来之则安之,过好当前的生活就行了”,这是他感悟最深的一句话。当兵之后难免会被分配到不同的地方,每去下一个连,陌生的环境都会令人感到压抑,这原本是让徐沐春感到困难的问题之一,现在他变得会调节自己了。

  这都是在心智成长过程中的必经之路,每当他离开一个连的时候依旧会产生不舍的心情,去新兵连亦会有担忧,此消彼长,结识不少部队训练里“被绑着一起跳海里游泳”的战友们。

  应征入伍让这些年轻的战士们随着生活的历练变得知感恩,不像从前的自己,他们变得沉稳、血性、内敛。

  有人说,很多决定不需要去思考太多,满腔爱国热情随着对军队生活的切身体验,像开了阀似的翻涌而出。在最开始对参军这件事儿抱怀疑态度,现在慢慢明白,那些被口口相传的“爱国”这个词儿,从来不是课本上的考点,也不是止于言语的夸夸其谈,反而来自人格的踏实接地,来自时刻的严阵以待,和对祖国的赤诚之心,荡气回肠。

  作为首批军地国防教育和学生军事训练协同创新研究基地建设高校,近年来,矿大不断创新学生军事训练和军事理论课教学的内容和形式,把国防教育与形势教育、学生自我教育、校园文化建设、网络思想政治教育和实践教育相结合。许多矿大人也积极响应大学生参军入伍的号召,投身祖国国防建设,成为军队中的一道风景。

  15届中国矿业大学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毕业生李翔学长,在毕业前夕,为了响应国家与学校的号召,毅然报名参军。怀着满腔热血,敲开洪门,成为一名消防兵。

  他告诉我们,新兵连严格的训练锻炼了他的身体,磨练了他的意志:“队列、体能和业务技能,无一不是对我前所未有的考验。烈日下的一滴滴汗水,点燃了训练场的激情;寒风中的一声声口号,震颤了凝结着的空气;军令下的一次次服从,才是军人的硬道理。看着自身的各项素质在训练中不断地提高,自己也为自己取得的成绩感到自豪。”

  14届广播电视新闻学毕业生朱亚楠学姐说,当兵生活并不像我们从电视看到的那样,部队的生活每天就是训练,执勤,但是因为任何事情都有规定都有标准,所以在做每一件事情的时候都没有那么容易。

  “印象最深的就是刚到新兵连续三个月每天早上三点起来压被子,叠被子,只为了把被子叠的更好。现在看来只有在做小事的时候高标准严要求,才能做好大事。”

  14届计算机网络工程专业毕业生许学长告诉我们,自己大学毕业回老家工作了,有着不错的薪水,但因为有个当兵的梦想,在就职一个月后便辞职当兵去了,现在是名军官。

  他说:“家里尊重我的选择。通过军队的打磨,自己的身体是变好了,一身肌肉那是肯定的,感觉身上责任更大了。”

  李翔学长说,两年中遇到的火灾无以数计,工厂、酒店、货车、民房、超市等,都由于各种原因发生过火灾。

  他说:“即使被烈火烤的浑身发烫,被浓烟呛得眼泪直流,我们也不会因此而退却,因为我们是人民的寄托,是人民最后的依靠。”

  “退伍不褪色,两年的军旅生涯转瞬即逝,退伍前的不舍与留恋让我久久无法忘怀,曾经在部队学到的精神与作风我会一直发扬下去。”

  许学长告诉我们,自己一年也就半年在单位,别的时间都在外面执行任务,也参加了很多次抗洪抢险,扫雪除冰的活动。许学长说:“每次执行任务总能感受到人民群众对军队的拥护,苦点累点也不算什么。希望能用我们的努力、坚守,换来一个和平美好的祖国。”

  内容综合整理自青年观察家、江南大学、南大青年、南京农业大学、中国矿业大学

全国服务热线:
029-87375858

万豪国际网址 版权所有
电话:15319955858   029-87375858咨询微信:admin-2016
地址:西安市莲湖区西大街宏府安定广场4号楼581室
备案号: 粤ICP备32145678号技术支持:织梦58
公司专业从事青少年足球培训,欢迎前来咨询!